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生死事大 / 緩和療護組 廖旭光

引用 (5)
更新日期 2018/11/2 14:45:38
點閱 688

     早上到緩和病房值班,一起同班的夥伴告訴我:「某位兩人都認識的朋友,昨晚因腸癌在台中醫院過世了!」講完沒多久,忽然瞥見一個熟悉的身影走出電梯直接往病房走去,跟隨過去才知道 “ 中秋節前院方剛協助其心願完成的病人 ” 竟是自己認識20多年朋友的胞兄,彼此還有數面之緣。

      以前參加佛教共修團體,對 “ 無常 ”的理解一直是比較表層的認知,母親、父親與岳父母和一些長輩的相繼往生,覺得人老了 “ 死亡 ” 是早晚自然的事。直到自己退休了,發現一起同事幾十年的老夥伴,與自己年齡或多些或還年輕些的,竟然也很突然的走了好幾個,而自己這個使用超過一甲子的老爺車也發生了幾次的抗議、拋錨事件,讓自己不得不省思『不知老天還能留給自己多少時日?』會到緩和病房當志工也是這樣的因緣吧!進來緩和安寧病房後,在早上晨會交班時,常不自覺的會去檢視目前住院患者的年齡層,原以為每年政府相關單位對現在男女平均壽命的統計調查是可做參考的憑依標準,算算自己若依此數據應該還有十多年可以呼吸吧?只是每每看到的卻是幾乎有三分之一甚至是過半的比例是比自己還要年輕的,去年開始也跟隨安寧居家護理團隊到病患住家或養護單位訪視協助,從參與和見學的過程,方對 “ 無常 ” 兩個字升起較深入的體會與感受。誠如某位醫師所說的『醫學再進步,總有其極限與無力處。』這個身體真的是『老天暫借吾人使用的,什麼時候要被收回去往往由不得我們。』

      一般在看到所謂已活到前面所提到 “ 現下統計的平均存活歲數 ” 左右著末期患者,總覺人生在所難免,遲些或早一點的差距是較能讓人接受的,這也是以後每個人都必然要走的路。只是在緩和醫療卻常見到父母還正值壯或中年,子女才不過十多歲的年輕生命,人生方期待要啟航開始,孩子已是血癌或疾病末期,若本身為人父母或家人,又真是讓人情何以堪?即令是旁觀者也以難接受,只是這卻又是千真萬確的事實擺在眼前;也有子女尚在就學,身為家庭支柱或經濟來源的父親或媽媽,卻已住進了安寧病房或居家照護,一方面是夫妻間身體好的必須照護罹病的一方,一邊卻又是子女的生活、家庭又急須兼顧,那種內外兩難的困窘情境,實非常人所能切身感受和體會得來的。這些狀況也讓參與緩和團隊的自己常生起 “ 能幫得上的實在有限 ” 的無力感,還好在此過程也常看到滿滿愛心的護理師或社工、心理師等,總會視情況的需要尋找相關的公益慈善基金會支援或提供病患所需的輔具、病床等。從這些點滴的事件中也讓人領受到了人性裡的溫暖與光明層面,誰說我們的社會只是充滿冷漠與現實利害關係的呢?

      曾聽有位師父說過:『人真正需要的並不多,只是想要的欲求卻永無止盡!』這可能是很多人一直活得不快樂的原因吧?想到自己現在還能不必為三餐生計而奔忙,也還沒老得要人照顧,又能手腳方便的來當志工,做些自己想做、能做的事,不是真該感恩、知足和惜福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