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昔人已遠 / 服務台組 黃惠芬

引用 (3)
更新日期 2018/11/2 14:35:35
點閱 726

      十二月的冬日午後,慘白的日光燈照著整個室內陣陣寒意,護士剛才替先夫應權量完血壓,血壓脈搏還算穩定,我們坐在床沿,室內一片寂靜;我們享受這靜謐的午後。


      忽然,有一個人悄悄地走進來,對我們點點頭,原來是一位長得清瘦的老先生,身高大約175公分,有一點駝背;只要應權住院,每天下午大約三點左右他就來了,穿著墨綠色的襯衫和西褲,他就陪著我們安靜地坐在那唯一的椅子上。今天也不例外,他也是安靜的坐著,與我們一起享受這靜謐的午後。天色漸漸暗了,老先生忽然站起來對我們說話,我和應權心裡一驚,馬上下床立正站好。


      老先生以台灣話說:「很不好意思,我不會講國語,我只會講日語和台灣話。我知道你們夫妻是基督徒,我是佛教徒,我今天要以日語唱一首平安夜來祝你們聖誕節快樂,我只會這一首聖誕節的歌。」於是他開始唱平安夜,我和先生立正站好,很恭敬的聆聽這美麗的詩歌。頓時,整個病房不再是病房,慘澹的日光燈也不再慘澹,整個房間忽然變得很溫暖、很溫馨。


      老先生唱完整首平安夜後,我們夫妻倆報以熱烈的掌聲,並以九十度的鞠躬禮向老先生獻上我們的謝意與感動,沒想到,老先生也是以九十度的鞠躬禮回敬我們,然後他跟我們道過別就走了;一直到應權出院,他都沒有再出現。


      十多年後,我到中榮當志工時,我才意識到當年那位老先生可能也是志工,我詢問資深志工郎媽媽、宋麗雲她們認不認識他?她們猜了又猜可能是誰?得到的答案是他可能就是已回天家多年了的某某伯伯。很遺憾昔人已遠,我再也見不到那熟悉的身影,快步的樣子。
謝謝您帶給我們的溫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