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人事室 Personnel Office
:::快捷選單
icon網路掛號 icon看診進度 icon即時動態 衛教專區 icon服務諮詢 icon交通指南 icon健康檢查 icon常見問答 該看哪一科
:::人事室 > 業務職掌 > 考核組 > 心理健康園地 > 8585員工心理諮商輔導 > 壓力與疾病

壓力與疾病

引用 (14)
更新日期 2018/9/22 15:24:15
點閱 2611

時 代 文 明 病 - 壓 力 與 疾 病

                                                               卓良珍醫師

一、疾病的病因:

      依照心身醫學的觀點,任何疾病的產生皆有其遠因的條件及近因的驅使引發,並非只是某單一因素所造成的。美國精神醫學的鼻祖阿道夫梅耶(Adolf Meyer)的學生─前哈佛大學精神醫學教授馬克甘貝爾Dr.Campbell曾說:「為何是現在(今日),而不是以前(昨日)或以後(明日)發病呢?為何出現的是這樣的症狀,而不是那樣的症狀呢?」他闡明了導致疾病發生在特定時間是「近因」,而不同的疾病所表現出的不同症狀是由於「遠因」的不同。近代的身心醫學專家解釋身體疾病的發生與病程,其派別與理論雖然很多,但以同時綜合考慮到心理、社會與環境的經驗與壓力對疾病發生之易感性則較能夠被接受(如圖一)(1)。疾病的病因是錯綜而複雜的,任何疾病的病因皆是多元化而並不單純的。到目前為止,尚有許多的疾病,其病因(itiology)仍然是個謎?例如糖尿病、精神分裂病、癌症、癡呆症、許多免疫科的疾病等,今日的醫學家們只知道其病理機轉,或病程的變化是什麼,而無法探尋出其真正的病因是什麼,所以許多疾病的預防醫學的困難處就是在此。心理、社會與環境等之經驗或刺激不僅僅是扮演著疾病的發生(近因)之角色,也會影響到疾病的遠因,它能夠影響到體質的變化,而形成疾病的遠因。它跟疾病的形成或產生之病因有相關,而非必然條件之因果關係,因為疾病的產生,還有個體的基因遺傳佔了很重要的角色,以及好發年齡、性別、種族等其他變數上的差異所牽制。

 

      二、社會文化、心理與環境跟疾病的關係:

1. 深受自美國精神醫學始祖Adolf Meyer的社會文化觀念所影響的M.Meod及J.L.Hallidoy(2)首先提議社會問題會導致疾病,人個體的疾病是為了應付病態之社會問題才發生。他們專注於探討不同世代與文化之下母子親情關係,以及經濟壓力價值體系的改變對某些疾病之流行率與發生率之影響。

 

2. 美國康乃爾大學Harold G.Wolff(3)強調文化因素會影響個人對環境壓力的感受度,壓力所代表的象徵的意義以及在何種器官會受影響。例如,環境的刺激或壓力會誘發意識到的情緒反應,而更進一步地造成一連串的生理反應,意即心身症狀乃是個體為了適應或對付外界社會環境壓力所形成的生理反應。

 

3. 西雅圖的Holmes與Rahe(4)則合併使用社會文化學派的理論與康乃爾學派之寫實派作法,將生活事件列出43項(如圖二)(5),而將其重新適應每一生活事件所需的時間與精力,即對每一項變化的生活事件所感受到的壓力給予分數0至1000分量化,分數越高,表示個人所感受到的壓力越大,分數越低則感受到的壓力越小。他們發現大幅度的生活事件的改變會引發某些心身疾病,個人面臨重大或無法預期的生活變化時,需要重新適應它,需要適應的程度越大,即分數越高者,越容易生病。

 

       4.紐約羅契斯特大學的G.Engel,Greene及AH.Schmale提倡「無望、無助」情結(Giving up-given up Complex)之學說(6),表明當個人面臨到真實的、幻想的或脅迫性的失落事件時,會產生憂鬱的情緒反應,及無助、無望感,且具有下列現象:

             (1)自認為不再有能力,缺乏信心。

             (2)無法從人際間的關係獲得滿足。      

             (3)感覺過去、現在與未來間的關係已破裂而且不連貫。

       以上缺乏信、望、愛的情況太久若無法獲得解決的辦法,則在這種情境再持續下去的話,有朝一日就容易會生病。例如,C.M.Parkes發現寡婦在喪偶後一年內患得重大身體疾病之比率較一般婦人(對照組)高出很多。

 

      三、社會支持之功效:

      社會支持理論於西元1976年由Cobb(7)所倡導,他認為社會的支持包括了:愛、被愛與關懷、自尊心、價值感、人際間的相互施恩惠、彼此之間的瞭解,體恤及互相的溝通、聯繫等皆可以緩和生活的壓力,而減少疾病的機會。

      1.Nuckolls,Cassel, 及Koplan(1972)研究出在170位軍人的妻子,皆有很高的生活變化以及較低的社會支持,他們比那些雖然也有很高的生活變化,但有較多的社會支持的婦女,或比那些雖然社會的支持很低,但生活上的變化卻不高的婦女等有較多的合併症。人生活在高度的環境變遷或生活壓力之下,若缺乏社會的支持,則較容易出問題。

      2.De Araujo等人於1972年研究一群氣喘症的患者,若其生活變化的壓力大,但其社會的支持少的話,其每天所需使用的腎上腺皮質類固醇steroid製劑的藥量較高。他們缺乏了社會支持,卻需要每天使用較多的類固醇藥量才能控制住其氣喘症的發作。

      3.Brown於1975年研究出婦女們若有其生活上的高度壓力或承受到重大的生活事件之際,僅僅在他們缺乏知己密友的時候,才會造成高度的危機發展成「情感型的精神疾病」,例如躁鬱症或單極型的憂鬱症、更年期憂鬱症等等。人是孤單的,每個人皆需要有親密的、熟稔的、真摯的、誠懇的、值得信賴的、能夠推心置腹的知己朋友。顯然的,社會之持有緩和或調停生活上的,飽經滄桑之苦或重大的變遷、創傷等之害。

4.Cobb也調查出當一加工廠倒閉關門的時候,那些被解雇、遣散而失業的員工們,因為缺乏受惠的支持,而又不得不面對著生活上現實的壓力之際,許多人因此而病倒了。他也研究出當一些有較多的社會支持的時候,其體內的尿酸成分及膽固醇含量皆較那些缺少社會支持的人為低。同樣是躺臥在床上,不便於行動的關節炎患者,有較多的社會支持者其關節的腫脹程度輕於那些少被人重視,被人關懷與探望的患者。的確,社會支持可以減輕或緩和生活上重大壓力所帶來的身體危害,減少疾病的發生率。

      5.Lipowski及RJ.Arthur等人也表明有許多文件資料證明,經由「社會支持Social Supports」可以增強個人對於生活事件變遷時的適應的能力,而舒解為了適應生活事件所伴隨而來的壓力。

 

             四、壓力與疾病相關之作用機轉:

      心理、社會與環境上的壓力並非全對健康有害,而就要看你怎麼樣去想,去利用此壓力的機會,將消極的一面昇華成積極的一面化悲憤為力量,所謂的「受苦有益」。有些時候,生活上的一些變遷或苦難也是上帝的一種化妝的祝福,若現在不明白這個道理,將來就會明白。因此生活上的壓力不一定全然會造成身體的疾病,其作用端看個人的應付能力、社會支持及其他相關因素之互相影響(8)。一個人對於壓力、苦難之感受程度、認知看法及其情緒的反應均會影響到壓力或苦難之作用結果。

      1.Cannon等人發現(9),人體內富有上帝所賦予人類與生俱來的Homeostasis意即「維持體內的恆定」的功能,以備當人類遭受到身體內外的壓力、攻擊或侵害之時,其生理上有了變化,總動員起來保護及挽救那瀕臨垂危的個體生命。此Homeostasis有生理上的及心理上的、心理上的即是心理防衛機轉Self-defensive Mechanism,當個體面對著心理或身體上的刺激或威脅的時候,這兩種(一體兩面)的Homeostasis皆會同時作用起來,並且相互影響。例如,當一個人面臨著某些自認有危險的壓力之際,他會採取一項「攻擊─逃避」的反應(fight-flight reaction)。心理層面對壓力的認知與感受的信息會傳遞到腦部的邊緣系統,經由下視丘路徑,以交感神經系統為媒介,釋放出交感素(Sympathin)往下刺激腎上腺髓質素(Adrenaline)的分泌,而增加代謝(分解)作用,瞳孔放大、心跳加速、呼吸加深、血壓升高,肌肉充血及熱能、氧氣的消耗量增加,意識更清醒,提高警覺性來準備拼一下對抗那外來的威脅,其目的在於快速且有效地利用身體內的能源,藉以消滅或逃避危險。

      若當外界的危險或威脅無法克服時,個體即會自主性地採取另一項「保守─退縮」的反應(Conservation-Withdrawal reaction),而呈現出副交感神經系統有關之生理變化,例如新陳代謝的合成作用,減低心跳速度、降低血壓及氧氣的消耗量、肌肉放鬆、呼吸緩慢下來,胃壁充血減少而胃酸、腸液分泌增加、胃腸蠕動加快以準備消化狀態,吸收營養,儲存及節省能源,藉以預備下一次再遭受壓力時的攻擊或逃避反應。

      當外在的危險持續不停,而此兩項的其中任一項反應使用過久,使得心身疲於奔命或缺乏活動(身體內的代謝產物乳酸無法氧化掉而積留在體內等),則會導至身體的崩潰,產生疾病。

      2.Lipowskin逾1970年(10)也發表了類似的看法,他以應變的模式Coping Processes來解釋,所有的心理層面的認知及身體的活動,皆是病患者用來保存其身體及精神的完整性,來恢復已被傷害但可復原的人體功能,且補償性地限制了任何無法復原的危害。他分別出心理認知的應變方式為二:其一為Minimization貶低方式,以心理防衛機轉的方法,將不幸的消息完全否認掉,或將此不好的消息忽視到最輕微的印象;要不然就是使用另一種Vigilant focusing警覺性的焦點方式,孤注一擲地幹它一下,集中注意力且渾身解數地使出勁來應付危險的徵象,而產生一些合理化的解釋、強迫及焦慮的特性。

      另一項行為的應變方式Behavioral coping styles的應變方式,分成兩方式:

      (1)Tackling纏鬥不停的方式:主動地擺出一副抗戰到底的姿態,企圖來對付生活壓力的挑戰,積急性的。

      (2)Capitulating投降認輸的方式:被動地處理壓力的態度,它來就讓他來吧!我服輸了,不用跟它相抗衡。

      Vaillant1977年闡明生活應變的方式也應使用較成熟的心理適應方式,例如利他主義(關心別人,施比受更有福)、預期的祝福(為朋友代禱、饒恕別人、為那逼迫你們的禱告)、幽默感(喜樂的心乃是量要)等積極的、建設性的應變方式,較之於那些慣用投射心理防衛機轉,不滿現實而好批評、好論斷,時常責怪別人等,或一直壓抑自己、自憐、自責、自咎(而灰心喪志、上了魔鬼的當)的內射心理防衛機轉,以及反作用、抑制到潛意識等的消極性、甚至是破壞性的應變方式要來得有益於健康。利他的、祝福的、幽默感的應變方式,不但給生活上帶來了幸福與成功,也給身體上減輕了疾病的發生或嚴重度。

      3.心理與社會的壓力(11)先經由大腦皮質的感受、認知與判斷,進而引起情緒的反應,再作用於大腦之邊緣系統及下視丘路徑、而影響到:

      (1)腦下垂體控制了全身的內分泌功能。

      (2)自主神經系統及內分泌系統合起來影響了免疫系統的功能。

      (3)由中樞神經、自主神經系及內分泌聯合起來影響了免疫系統的功能。

     

      (1)Maxon近20多年來,一直在研究情緒與內分泌之間的關係,他發現人體內有多種荷爾蒙會因為外界的壓力刺激而有所變化,心理社會壓力會破壞內分泌系統之動態平衡,而導致心身症狀、各種疾病之發生。例如個體在長期慢性的壓力累積之下,或短期內相當重大的壓力,不論是身體上的壓力刺激(如手術開刀、意外傷害、燒傷、疼痛等)或心理上的創傷痛苦等皆會改變或干擾內分泌系統的平衡,而引發身體各樣的疾病,例如高血壓、甲狀腺素過高、胃酸分泌過多、胰島素降低、糖尿病、早醒失眠、骨質疏鬆易骨折、免疫力降低而容易感染病菌如膀胱炎、肺結核及感冒等。

      (2)Hess於1924即已研究出動物在面臨環境刺激時會經由大腦皮質下中心影響到自主神經系統,及交感神經系統及副交感神經系統的反應。交感及副交感神經系統功能的表現,兩者應該交替使用,互相牽制及平衡,但心理社會的壓力亦會使某一系統使用過度而失去平衡,破壞了體內的恆定狀態而影響了健康。例如高血壓被認為除了與體質(遺傳)有關之外,也跟長期壓抑的敵意或憤怒而興奮了交感神經系統的反應有關。俗語說:「人比人,氣死人。」西洋俗語:「生氣是拿別人的過犯懲罰自己」。憤怒憤慨太厲害,所以導致交感神經過度的反應而使心臟的冠狀動脈突然痙攣收縮而形成心肌梗塞狀態,若來不及急救,就會產生心臟衰竭或心跳停止而真的是會「氣死人」。有的人眼看股票下跌,自己感到金錢的損失慘重,於心所不甘,怨恨憤怒,結果股票指數往下降,他的血壓卻往上升。有的人壓力一來就胃腸出血,一緊張就拉肚子,考試一到就患氣喘;有些人天天生氣,發怒時呼吸急促,空氣一口一口地往肚子裡吞,肚子裡漲滿了空氣,弄得他更是「一肚子氣」。聖經上教導人:「生氣卻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是有保健衛生的道理。有的人一發怒便滿面通紅一會兒就昏迷倒下去了,有可能是生氣的情緒反應,導致交感神經過份亢進興奮,造成血壓上升,腦血管形成腦栓塞,或腦血管破裂形成腦溢血等腦中風之症狀。箴言書也述及:「不輕易發怒的,勝過勇士,治服己心的強如取城。」的確,人生沒有什麼好計較的,人賺得了全世界卻賠上了自己的生命,有什麼益處呢?

      有人研究出噪音與交通阻塞等環境的刺激會增加心臟血管疾病之發生率。

      (3)精神神經免疫學的研究指出:

      A、心理社會的壓力會減低免疫力而增加細菌及濾過性病毒之感染機會。

      B、動物實驗以證實心理社會的壓力可加速癌細胞之成長或減低對人工移植癌細胞之抵抗力。

      C、動物實驗亦證實壓力可改變各項免疫功能,特別是抗體形成與淋巴球之活性。

      D、根據臨床的觀察,許多與自體免疫有關的研究,如紅斑性狼瘡、類風濕性關節炎、潰瘍性結腸炎、重症肌無力、多發性硬化症、甲狀腺毒症等,其病因與病程的變化被認為跟心理社會的壓力或情緒的反應因素有關。

E、許多學者大腦及免疫系統在解剖學上與神經內分泌方面具有關連性。例如淋巴球的表面有幾樣腦神經傳導物質的接受器;且自主神經系統亦支配著與免疫功能有關的胸腺與淋巴組織。

      如此說,喜樂的心乃是良藥。為何戀愛中的女孩子長得特別漂亮,而且不容易感冒呢?總算有了答案吧﹗

             以下資料摘錄並翻譯自1982年A.J.Krakowski出版的「多變世界的心身醫學」─理論的、臨床的及超文化性的觀點Psychosomatic medicinem in a Changing World: Theoretical,Clinical and Transcultural Aspects 裡面R Grossarth-Maticek等人寫的論文「Psychosomatic Factors in the process of Cancetogenesis」

 

五、癌症生成過程之心身因素:

      根據行政院衛生署保健處科長李信宏醫師的報導(14),自民國71年以來台灣地區的十大死亡原因,癌症列居第一位(如表一、表二)。以民國74年的統計資料來看,當年因患癌症而死亡的人數為16268人,佔總死亡人數的17.8%,每十萬人口中約占85.02位患有癌症而死亡(加上未死亡的癌症患者,總共患有癌症尚不只止於此數)(如表三),台灣地區歷年來被發現死於癌症者有越來越多的趨勢,值得我們生活在這美麗的寶島的芳土上的居民去注意與關懷癌症的問題。下列以身心醫師的觀念來討論癌症的生成過程,以期能夠早日偵測出擊預防癌症疾病的生成。

 

      一、心理社會層面:

      (1)心理分析學家bahnson(1979)回溯性的研究指出:構成癌症生成條件的心裡社會因素需要有癌症患者的原先特殊人格之屬性(如A型人格、強迫性人格、憂鬱性人格的體質上因素?)以及其早期幼年時代生活事件上的創傷等遠因,在加上成年期之後的生活負荷等壓力形成的一股刺激,而改變了身體的神經內分泌系統之正常功能,才會造成癌症的發生(如表四)。他表示,一個人生活上的失意或絕望並不一定就會患癌症,某一項負面的或導致憂鬱症的特殊生活事件會造成癌症的條件,就要端看其與幼年時代的生活經驗及其人格屬性(體質?)之間的交叉互相作用的影響如何來決定。

      他解釋早期幼年時代的創傷,到了成年之後雖然會傾向於使用「否認」與「過份補償」的心由防衛機轉來彌補或應付生活上不愉快的事件,而度過了某些正常、適應或愉快的時期,但是一旦到了遇上彌補不過來的生活壓力,其無法滿足的情緒感受遂及陷入癱瘓或崩潰的狀態,而一蹶不振。不幸的是,過不多時癌症就產生了。又小時候未解決的衝突事件會影響到日後長大成年期的人際關係的不良,而破裂的人際關係又會強化幼小時候所受創傷的生活事件的惡劣印象。往後年日當患了癌症之後其生活習慣、興趣更日益狹窄,終究形成越來越刻板、固執、生硬的生活特定模式,更形孤單淒慘。

      以上的主張被Hagnell及Thomos and Suszynski等的前瞻性的實驗所肯定。

      (2)Bastiaans(1974)指出癌症患者的行為模式特徵是較為消極的理想主義者,慢性持久的感情封閉、不善表達其感覺與意志、興趣狹窄及缺乏主動性。或許幼小時候是由於父母無法適當地回應小孩子的呼救或哭叫,不管小孩子們多麼地孤寂與無力感,父母卻要求他應該要每天作些與大人標準範圍相配合的任務,因為他太小而感到無可奈何,而未曾學會知道如何表達其持續性的呼救Cries for help及對於愛的渴望與需求。他也表示假若一個孩子與母親的關係是過份溺愛、放縱或相依為命式的共生的Symbiotic態度,對於孩子的身心發育並不是好的現象,這個孩子將會變得太嬌縱,無法無天或太攀附、佔取母親及過渡的哭鬧,以致於長大成年後對於微不足道的小挫折或不舒適的生活事件就堪受不了,而顯得幼稚、自我中心易衝動及類似孩子式的呼救。

      (3)Grossarth,Maticek等人於1982年表示:假若一個人在別人或另一群人的壓力或孤立的期望之下,阻斷了其內在感覺的表達,則其壓抑(Repression)即存在。他們將壓抑分類為「接受者」,「發送者」及「拒絕者」三種形式,而癌症患者似乎是一個慢性的壓抑「接受者」。癌症患者會導向此種老是扮演著慢性的壓抑接受者,其精神動力的結構是根源於他們幼年時期的生活經歷。另一方面,社會及社會經濟的結構是一項獨立的因素。例如「社會支持」可以對抗「壓抑」的「發送者」,是一項減低癌症生成的重要因素之一。

      (4),按照Bastiaan’s的感受,慢性的意志或感覺上的表達或宣洩遭受到封鎖,例如一向理想的職業目標或人際關係上的某一種概念持久性的被攔阻或埋沒,而無法發揮出來,是構成癌症生成的重要條件之一。我們必須注意到的是,導致「攔阻、封鎖」的根源系來自:幼年期的經驗以及實際上現實社會環境等的影響。

      (5)Grossarth,Maticek等人指出強烈的焦慮感之經驗或感覺若遭受意識上故意地隱藏、壓抑在內心裡而沒有用語言坦承地訴說出來的話,就很容易地會轉移到身體上的症狀來。沈悶在內心裡的焦慮、煩惱事情若不吐露出來與別人交通,讓別人來分擔的話,長久下來可能會刺激體內分泌腎上腺皮質素Adrenocorticoids的量升高,而抑制免疫系統的功能,促進癌症生成的機會。這是心理社會的壓力轉化成微生物化學及分子生物學致癌因素的第一階段(如表五)。

 

二、分子生物學層面:

      (1)Lingeman於1979年曾發表類固醇及泌乳素等荷爾蒙是長久以來被懷疑為癌症促生物質。Riley等人於1980年也從老鼠及其他的動物試驗結果發現若給於動物有焦慮感的壓力或注射達到有壓力劑量的類固醇製劑(腎上腺皮質素)皆可以降低其免疫力而強化癌症之生成。一般人都知道焦慮的感受經由大腦皮質傳遞焦慮的信息給邊緣系統,在經由下視丘轉到腦下垂體分泌ACTH來刺激腎上腺皮質分泌Cortisol。這種精神壓力所引發的血清類固醇的濃度升高,很顯然地將損害到負責免疫功能的T細胞及淋巴球,使身體內喪失了一部份免疫的監視系統的運作,而導致癌症前期潛伏的異常細胞有機可乘,迅速地溜過免疫細胞的監視或過濾一劫,而放肆地縱橫於體內,演變為癌細胞。例如,受物理(輻射線)或化學致癌物質所刺激以及或受致癌濾過性病毒所侵犯的癌症前期細胞受正常功能的免疫細胞所監視或防禦而不至於會轉變成惡性的癌症細胞,也如同Wolf 1974年所闡述的道理一樣,在人體內的癌症前期細胞的發展命運則必須要有人體內在充分的某些荷爾蒙(如類固醇等)之環境的條件下才會滋生成為惡性的癌症細胞(如表六)。

      (2)Brown等人於19796年也發現調節肝臟內的Micro sonal enzyme微粒體脢的活動也扮演一項產生化學致癌物質上的重要角色,例如arene oxidose(epoxides)是一種可怕的化學致癌物質,而人體內若有過多而剩餘的類固醇將會轉化成此種致癌物質,而誘發正常的良性細胞成為癌症前期細胞。因此類固醇(Steroids)荷爾蒙也涉及到微粒體脢的調節,它在壓力濃度之下會刺激而產生突變性及致癌的epoxides積蓄在人體的肝臟、肺部、腎臟及其他的器官組之內潛伏,成為癌症生成的危險因子。Petrakis等人於1980年發現膽固醇的epoxides是動物的致癌物質,他從患有乳癌婦女的乳房汁液中發現有膽固醇(Cholesterol)的存在。Schaffnar等人於1980年也發現在患有前列腺癌症的40歲以上男子其前列腺含有豐富的膽固醇epoxides。

      (3)Baxter及Harris於1975年表示葡萄糖類固醇Glucocorticoids(腎上腺皮質素的一種)會抑制T及B淋巴球、巨噬細胞的免疫防衛功能而讓癌症細胞的生成得逞。因此慢性的心裡社會壓力會減少身體內的免疫監視功能,而造成傳染疾病的感染及癌症的生成。

      (4)Grossarth,Maticek表示生活壓力所引起的癌症患者將呈現體內高濃度的類固醇荷爾蒙及淋巴球減少的現象,所以若一個人的淋巴球持續性的缺乏之際,將可作為前瞻性研究追蹤,可能是將來患癌症的一項之揮標。他們前瞻性地在南斯拉夫研究出心理社會的壓力會導致一個人的抽煙壞習慣,同時也會影響到癌症的生成,他們追蹤調查出有抽煙且心理社會上有生活壓力的人患得肺癌的機會是8.3倍於雖然有抽煙,但無生活上的壓力或危機的人。

 

     六、結論:

      1.神愛世人:神賜給人類維持體內恆定Homeostasis的能力,一旦人的身體遭受到外界的刺激或傷害,個人身體即總動員起來,聯合神經生理的、內分泌的、免疫系統等各種生理的反應來應付身體的危機,藉以保護個體生命的完整。神也賦予人類心理上的Homeostasis及各種的心理防衛機轉來對付心理上的衝突或壓力,藉以獲得個體人格的完整。(15)

2.關懷社會:Cassel(1974)曾描述過(16)參與社會群體活動的人們對於有害的環境之影響將減低至最低程度,這一群人本身即有緩衝生活事件壓力的作用。Walker(1976)也表示個人的支持網線包括親屬、朋友、鄰居、同事及在任何周圍環境中能夠幫助他的人。此支持的網線系統重要的特徵是他的大小Size,成員之間的緊密連結的力量,彼此之間親密度的濃厚,他們之間的和諧一致,同心合意,以及成員之間如何擴張其情誼,跟別人是否很容易地發揮其功能。Caplan於1974年擬定支持系統成為緩衝生活壓力的兩個途徑是:

(1)收集及儲存資料消息,並且提供引導給予正在危機當中的人。

(2)必須做為正遭受危機狀態之下的人的「避難所」,使他們從壓力的環境當中能獲得安息。

Caplan(1979年)且命名「天賦的支持系統」Natural support systems。這基本的支持系統包括了個人的親戚以及知心的好友,這些人供給了持續的引導,及扶持這些在危機當中的人。某些特殊的危機或患難,親友們的支持必須被社區的服務團體所強化,才有辦法幫助解決其危機。這些非正式的服務團體可分為一般性的及特殊性的。前者被其鄰居們認為是精明於人類的天性的,他們擅長於交際應酬、以及有那種能夠使他們多跟別人接觸的工作,例如藥劑師、理髮師、美容師、調酒師、或警察等,他們的建議或所提供的意見良方往往是好的,而被譽為地方的善助者之美名。後者是曾經有過患難或威脅的生活事件而應變成功,突破難關,且被那遭受同樣的患難者所尋覓出來的人。有一項研究指出目前正養育著早產兒的父母親,從那些早先有養育過早產兒經歷的父母親當中尋獲些忠告,的確很得幫助。一項正面積極的相關性被顯示出來,就是越能努力去尋求幫助的人,在危機當中越能夠獲得一個健康而良好的適應能力。

這些非正式的、通俗的服務者其顯著的特徵是他們是非專業性的,他跟別人之間的溝通交流是互惠性的,他們不只是幫助了別人,自己從幫助別人當中更能增加自己的信心與能力的感受,不但是別人受恩惠,自己也得到了益處,幫助別人也等於幫助了自己。

跟通俗的服務者informal caregivers很類似的組織是「志願服務隊」及「自力救濟團體」。前者志願服務的項目是有一定的範圍也是針對著某些特殊共同的問題,例如酒癮患者的「戒酒團體」,或離婚者的「晚春協會」,心臟手術後的「開心俱樂部」,顏面燒傷患者的「陽光交誼社」,甚至台灣最近為了多爭取些勞保醫療給付及敦促政府早日實施勞保轉診制度的中小型醫院、診所等聯合的組織。這些團體組織提供了即刻的情緒上的支持,以及有些價值利益,思想觀念及延綿不停的體制來幫助參與者應變在生活上所遭遇到的某些難題。

(3)Caplan(1974)認為宗教或宗派在社區裡通常是最廣泛且有效果的社會支持體系。他寫出下列宗教的特徵,作為社會的支持之原因:

A、大部分的宗教是結合附近鄰舍的團體的組織,有教區、聚(集)會及其他型態的社區模式。

B、大部分的聚會是規律地舉行,可供給信徒們變成及獲得友誼的機會。

C、大部分的宗教皆有其價值觀,神學觀及傳統的體系制度。

D、大部分的宗教樂於信徒們去幫助別人,特別是在及時需要幫助的時候。

E、大部分的宗教有其特定時段的典禮儀式,例如出生、結婚、疾病及死亡,有多人的參加、關懷成為支持的力量。

3.教會的功能:從「精神醫學」的角度看基督教的教會有個別及團體心理治療、行為治療、家庭治療、工作治療、音樂治療、藝術治療、環境治療等功用,也有社會支持之果效。例如學習「禱告」的功課,向神懺悔、傾訴、祈求、歌頌或讚美等,猶如心理分析性心理治療的第一階段患者向治療者的回溯性訴說,將自己過去的種種事故,內在的問題(老我)倒空傾吐出來,如同將一棟陳舊腐朽的房屋摧殘、對付與破碎,準備讓他重新建立。「讀聖經」查考神的話語,可以從上頭來獲得神的啟示、智慧亮光,而得到聖靈的幫助與教導,此亦猶如心理治療之中期階段,治療者(神)向患者(信徒)的解釋,協助患者認識自己一體兩面的優點之後,而能夠重新得力,並有「舊事已過,一切都是新造的了。」以及「忘記背後,努力面前,向著標竿直跑。」等的效果。

從「心身醫學」的角度來看基督教會有緩和及減輕個人的生活壓力,而降低心身疾病之發生率。教會裡有許多團契或小組的緊密團體,可發揮社會的功能。基督教的教義,教導人要善於表達expression(包括了傾訴、交通與分享出來)內在的難處或壓力,而不要太掩飾或引藏內心的想法(不要消滅聖靈的感動….要坦然無懼的到神的面前來….只要有信不要怕),Repression(潛意識裡的壓抑)及Suppression(主觀意識裡的壓抑)是消極、有害的,而Expression是積極、有意的。他表明了自己能夠接納個人的缺點,軟弱與有限的一面,也相信這些較軟弱的一面可以被醫治被遮掩,被包容、被洗淨。基督教的整個神學的思想中心是「愛」,教會裡也充滿了神的愛,使那些孤寂、軟弱、灰心、失望的人到神的面前來可以獲得安慰、扶持與醫治。基督教的教義不但要人學習謙卑、悔改、認罪,更重要的是要人尊重生命,感謝神賦於每個人的經驗與環境,發揮神賜給每個人的價值、功用及潛力好讓神彰顯神在每個人身上的旨意與作為。因此基督徒在世上能夠披帶著神的愛,過一個滿有信心、喜樂與盼望的生活,在世上榮耀神的名。

4.教會的責任:處於這時代的文明人皆感受到這時代幾乎每個人都有生活壓力。小學生一開始,便嘗試到功課的壓力,升學競爭的負荷,家長們也跟著有壓力起來。過去農業時代,我們的生活圈子很小,日出而做,日落而息,較為單純樸實,說我們這個不對,那個不對,要求我們這個、那個的人只限於父母親、家人、朋友、師長們而已;然而,今日的工業時代,人與人之間的生活接觸面加大了,說我們這個不對、那個不對,要求我們這個、要求我們那個的人加多了,帶給我們更多的生活壓力了。今日的教會,不但要廣傳福音,領人歸主,尋找那迷失的羊,造就信徒靈命,使人人能夠服事,成為神的門徒,甚至有差傳、宣教的異象,但不要忘記了「起初的愛心」。新約聖經的約翰一書三章17-18節:「凡有事上財物的、看見弟兄窮乏、卻塞住憐恤的心,愛神的心怎能存在他裡面呢?小子們哪!我們相愛,不要只在言語和舌頭上,總要在行為和誠實上。」馬太福音十章42節:「無論何人,因為門徒的名,只把一杯涼水給這小子裡的一個喝,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人不能不得賞賜。」馬太福音第卄五章45節:「….我實在告訴你們,這些你們既不作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不作在我身上。」讓我們在這個充滿了生活壓力的文明時代,能夠多為我們所生存的社會多付上一份關懷與心力,多多體諒別人的軟弱,憐恤別人的需要,無論是心靈的、物質上的,神愛世上的每一個人,要人人得救,不願一人沈淪。求神提醒我們的愛心、信心、智慧與勇氣注意及幫助那窮乏、孤單、痛苦、憂傷的人們讓我們學會了積財寶在天上,而不是積在地上,多多關懷我們周遭的人,投入及參與社會支持、社會關懷的實際行動,在這時代成為神的見證人,來復興神的國,消弭罪惡的放肆、緩和時代生活的壓力,減少痛苦與疾病的產生,使社會上的人們能夠有一個健康、平安與喜樂的生活。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