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退」而不「休」 / 臨床護理組洗腎室 余美玲

引用 (4)
更新日期 2018/11/2 11:34:00
點閱 758

      退休了……很多同事都會這麼想:「終於卸下繁忙的工作,終於可以放下千斤重的緊張壓力了!」於是,不少退休同事一旦退休了便經常到國內、外四處旅遊,而一見到面也總是談論休閒、美食等之類的話題。然而,我卻選擇了回到服務20多年的HDR(洗腎室),因為我懷念我所服務過形形色色的腎友們!在我所接觸的腎友病人當中,有樂觀的、自卑的、有開朗的、沉默的、有親切的、冷淡的,真是人生百態盡現眼前。只是,有許多腎友會對自己感到不滿意,對人生有挫折感,甚至覺得從此人生將是黑白的!甚至有些腎友,怕因洗腎在人際的交往上被別人看不起而變得沒自信。所以,他們更需要無盡的愛、關懷及包容。



    退休後,再回到往日的工作環境,醫護病關係已變成了志工與醫師、護理師和病患的關係,而昔日的稱呼「很會打針、很厲害的護理師」也只能「言猶在耳」了。雖然如此,換了角色身分,卻能夠發揮不同的關懷服務。因為,很多熟悉的病人洗腎十幾年,我對他們的病情瞭若指掌,也跟他們的家屬相處關係熟稔。而且,在醫師查房時,我也能提供觀察數據與分享專業經驗。好比說,在透析結束前30分鐘到1小時之間病人最容易發生抽筋或血壓下降,此時可以協助處理機器警示狀況,能盡速通知醫護人員處理,因為熟識更能以同理心接觸並瞭解病人的問題需求。記得有一次,我觀察到一位病人血管通路皮膚上有變化,病人不願意到皮膚科求治,便利用與病人長久的醫護病關係和緩勸導病人求診。結果,經過系列治療後病人及家屬都很感謝我的建議。還有一次,有一位個案血管不通,不願意到急診室求治,但這樣的病情需要心臟外科醫師安排手術室進行血管重建。所以,病人會害怕,家屬會擔心。但經我陪伴澄清疑慮後,這位病人接受醫師安排與治療,因而解決了病人及家屬的困擾。除此之外,家人有時在腎友洗腎過程中不能陪伴照顧,志工角色就顯得很重要了。我們除了能協助陪伴、維持身體舒適,安全接受透析治療,有時還能發現抽筋、清除濾不好、血壓、血糖指數等異常變化。因為在洗腎室服務經驗豐富,所以很多常規病人的問題都能迎刃而解。甚至,在護理人員忙碌中,尤其10到12點工作人員要接第二班非常忙碌,也能及早觀察發現問題,提供醫護人員參考。

     退休後當志工,對病人的問題還可以用另一種心態→「持續追蹤」。雖然,洗腎並沒有像病人自認為的那麼如此悲情,但洗腎的腎友每週有三次要到血液透析室報到,而且還要忍受這種長期與病魔抗戰的痛苦,也確實增添了腎友內心無奈的情緒。為了安撫初次洗腎的腎友,洗腎室護理志工總是隨侍在側,視病猶親以對待家人的心情,協助腎友及家屬渡過一個個的難關。我深知病患的感受,希望能以自己所學的豐富臨床經驗來鼓舞病患,幫助許多洗腎初期適應不良的病患,克服內心害怕與無助,重新面對人生的希望。在洗腎室做志工,我真是樂在其中,因為我不但可以延續對專業的認同與成就感,又可以幫助更多的病患使其身心能得到更舒適的治療。能夠這樣過我的退休生活,是我最感自豪的。而且能夠在我最熟識的領域繼續為腎友們的健康盡一分力,更是我最大心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