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108年【第五梯次】門診組 / 趙涵瑜

引用 (2)
更新日期 2019/8/21 15:02:22
點閱 303
      當初會選擇來臺中榮總當暑期志工,是因為一個契機,那就是認識了一個令我非常感興趣的專業:「語聽」。「語聽」,是語言治療跟聽力治療的縮名,顧名思義就是治療有語言跟聽力障礙的人。在大致了解這個科系以後,不久我就去報名了營隊跟志工。而之所以會選擇在抽血站服務,因為這是可以跟很多人互動的一個據點。從小我就是一個比較不善言辭和笨手笨腳的小孩,如果不想辦法改進自己的這些弱點,等到以後遇到了困難反而會更加不知所措吧!因此,我認為這是一個絕佳磨練的機會!   

      第一天,跟著志工叔叔阿姨第一次到抽血站的時候,被數量驚人的民眾給嚇到了。從來沒想過,每天竟有那麼多的人需要抽血和驗尿。因為在我的記憶裡,驗尿大概是三四年一次,而抽血我只在國中的時候抽過一次。這也是我第一次遇到和認識全自動化的抽血驗尿流程!非常新鮮及驚奇!阿姨們在教完我機器怎麼用以後,就把我分配到無障礙的機器台前。一開始,非常的激動且感覺自己有很大的使命感,遇到推輪椅的民眾就馬上小跑步把他們引導過來。可是漸漸的,我發現會有一些貪圖方便的人,鑽小漏洞去侵占別人的權利,還覺得理所當然、無所謂,讓人感到生氣和不知所措。相反地,有些年齡稍長的爺爺奶奶們,對才剛啟動幾個月的新流程還不太熟悉。所以,你還沒主動走去關心他們,他們就會馬上跑來問你這個怎麼弄?哇,這機器怎麼這麼厲害呀!十分可愛!取完號碼單跟尿管之後也會十分真誠的跟你大聲道謝,讓我覺得十分開心、感動!   

      第二天開始,我就漸漸地熟悉要如何應對各種不一樣的民眾、如何用一樣禮貌的態度面對各式各樣的民眾,以及如何清楚在醫院裡各種錯綜複雜的路線…但還是有許多次報錯路線的情況發生。整體來講,就是非常尷尬!因為,來問路的人肯定都是看到了我穿著志工的背心所以才會來詢問我的,但是我卻對這間醫院這麼的不熟悉。因此,第二天我就藉著中午吃飯一個小時的休息時間,把醫院再大致繞過了一遍。但礙於我是一個標準的路癡,所以差點趕不及在時間內回到崗位上。

      到了第三天,其實我覺得很累,因為在抽血站這個地點來來往往的人非常多,幾乎沒有時間能休息。可能是因為不常久站吧,腳底板一直抽筋。雖然阿姨們都有貼心的幫我拿椅子說坐著休息一下,但人那麼多實在不好意思坐下來,感覺有點像在偷懶!因此,我前兩天幾乎都是站滿八個小時的,有點驕傲…哈哈!可是後來仔細的想了想,我是為了什麼才來到這裡當志工的呢?為了證書?為了時數?還是…?我不敢說完全是為了自己,因為我來到這裡的目的本來就不是完全單純。的確,有一部分是因為證書及時數,但是另一個更大的部分,是因為志工是「自願」性的。我是為了將來我想要做的職業,才來到榮總,想要學習一些經驗。而我想要「語聽」這個志願,是因為我想幫助有這些困難的人。因此,我來到這裡當40個小時的志工,如果第三天就放棄,那就等同於放棄我的夢想了!
   
      第四天了,即將邁向我暑期在榮總當志工的最後一天。竟然有些捨不得,認識了好多志工、醫生、警衛叔叔阿姨,他們都幫助了我非常多!這四天下來,我也學到了非常多。舉個例子,禮拜三的時候我遇到了一個爸爸,他帶了兩個小孩在找路。當我問他要去那一棟以及幾樓時,他有點不開心的回我說:「如果我知道在那一棟和幾樓,那我還要問你嗎?」我當下非常不開心,覺得滿懷的好意都被澆熄了。後來,他用手機查出了位置,拉著他倆小孩走了幾步,又走回來,然後問我:「欸!妹妹,前棟在哪裡啊?」我心想,你不是說只要知道在幾那一棟和幾樓你就不用問我了嗎!雖然當時的我正處於爆炸邊緣,但我還是用力的擠出微笑跟他說:「右轉就是囉!」回家後我說給媽媽聽,媽媽只給我說一句:「你不喜歡這種人對不對?那就要時刻警惕自己,不要成為你討厭的那種人。」我想表達的是,我在榮總當志工雖然只有短暫的五天,但我學到的不只是醫學上的知識,還有心態上的!
回頂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