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區塊

104年度「中榮之最」中最年輕的男志工----李昆儒 採訪 蕭玉梅 撰文 曾志恆 攝影 曾志恆

引用 (4)
更新日期 2018/11/5 13:40:58
點閱 803

 五月百花盛開,在大肚山上的艷陽下燦爛綻放,就像中榮志工背心上的七色堇,充滿著HOPE。五月豔陽,慢慢跟隨著節氣交替的腳步,從春天進入了夏季,就像學童從小學中學然後快樂地走進了大學校園一樣,充滿了想像與期待。五月初夏的陽光,雖然大多的時候像莘莘學子一樣熱力四射,但也有時候會像慈祥的母親一樣體貼溫馨。

 

      104年的五月某一個豔陽天,文宣組玉梅懷著猶如母親般的心情,下午1點不到就坐在活動室裡,等待著採訪一位年齡跟她兒子差沒多少的男夥伴…他就是本年「中榮之最」裡最年輕的男夥伴---李昆儒。昆儒是急診組第40期的夥伴,年齡雖然小但非常懂事。下午1點半不到,樣貌清秀的昆儒依約來到了活動室。寒喧了幾句後,玉梅帶著昆儒到社工的會客室進行訪談。玉梅為了讓訪談的氣氛更加輕鬆愉快,便不時用溫馨像母親般的語氣,希望昆儒感到舒服而沒有壓力。倆人很快便將話匣子打開,而且在愉快的氣氛中慢慢將談話內容轉到了主題。現在就讓我們透過玉梅跟昆儒的訪談對話,進一步了解本年度中榮最年輕的男夥伴吧…

玉梅:昆儒,你是哪一期的急診(組)夥伴?
昆儒:40期

玉梅:社會上有很多機構都有用志工,你為甚麼會選到台中榮總醫院來當志工呢?
昆儒:主要的原因……就是因為離學校比較近。其實,我當初之所以想來當志工,還有二個目的。第一個目的,就是我不想將我的所有時間只花在校園內,尤其是不想每天只生活在教室和宿舍這來來回回的路途上。而我的另一個目的,就是我既可以走出校園跟其他人有更多的接觸,又可以為我們的社會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

玉梅:你到台中榮總當志工多久了,大概有幾個月呢?
昆儒:去年(103年)11月,開始見習起算的話,直到104年1月開始正式上線,算算也已經有好幾個月了。

玉梅:可不可以跟大家說一說你這段期間的感受或心得?我想你在急診室這麼一個重要的地方當志工,一定有很多可以跟大家分享的。
昆儒:唔…說實在的,在急診當志工感觸是蠻多的。在急診室值班,不但可以看到很多不同的緊急狀況,而且來就診的民眾很多都是比較危急的,所以讓我深刻體會到健康真的是很重要!

玉梅:的確,在急診室當志工要非常有毅力,因為這是一個非常忙碌的地方,隨時隨地要面對一些特發狀況。能不能再談談你的感想?
昆儒:您說的很對,這是一個非常忙碌的地方,而且要面對非常多特發狀況。所以,我很感謝帶過我的叔叔和阿姨們,因為她/他們幫助了我很多,也讓我學到了是很多。之前就有一位志工阿姨跟我分享了一個關於癌症病人的故事,而我知道癌症是非常不好治療的疾病。她給我說的這個故事,不但讓我明白到一個人「只要能身體健康,就是一種福氣!」而且,更讓我明白「自己不但要擁有健康,而且還應該將自己的健康去幫助別人」。基於有了這樣的認知,我知道我一定可以在志工的道路上勇往直前的。

玉梅:你是幾年次呢?在這幾個月的時間裡,你在值班時有遇到過甚麼很困難或非常麻煩的事情嗎?當你遇上了困難時,又是怎樣處理的呢?
昆儒:我是85年次的。唔…我覺得剛到急診室值班,雖然很多事情對我來說都是第一次,所以我總視之為是一種挑戰,而不認為是麻煩的事。我知道,事情做多了就會熟練了,到最後也就上手了。至於說困難嘛,我認為唯一的困難,就是我不太會說台語了。在這裡跟大家分享我的一則笑話吧。
有一次,我在幫來急診看病的民眾填寫資料時,就把「地址」唸成了「地主」,當時真有些尷尬。還好,在我身旁的夥伴替我解了圍!
玉梅:除了語言這層障礙外,你還遇到過其他困難或挫折嗎?如果有,你有沒有因此萌生退意,甚至想離隊?
昆儒:老實說,也真有過!我在剛進急診室大概二三個月的那一段時間,確實有過想離隊的想法。因為,每次來值班都感覺到壓力有點大。而壓力的來源,主要是來自對環境的不熟悉。你也許是知道的,在急診室當志工必須熟悉院內很多的地方,尤其是不同的檢查部門。我因怕跑錯地方,延誤了民眾的時間,所以我當時最怕就是有電話打來請求支援了。不過,最後我還是在叔叔阿姨們的幫助和緩解壓力下,渡過了那一段最難熬的時光。

玉梅:昆儒,家裡爸爸媽媽知道你到醫院裡來當志工嗎?
昆儒:知道
玉梅:昆儒,家裡人對你到醫院當志工的態度怎樣?是支持呢還是反對?你來中榮當志工,之前有跟家裡討論過嗎?

昆儒:有,剛剛開始的時候,他們是感到有些意外,甚至有些驚訝我怎麼會去做這件事情?不過,後來他們也肯定了我的這個決定,並且認為我利用課餘時間,去從事對社會這麼有意義的事情,是很不錯的。所以,現在他們還蠻支持我的。

玉梅:昆儒,你除了利用課餘時間來做志工,還有沒有做些甚麼休閒活動?
昆儒:課餘時間,我的最大樂趣就是看電影。還有,就是跟同學一起到處逛逛,因為我想透過到處走走看看可以對台中多一點認識。除此之外,我也特別喜歡騎腳踏車和游泳。

玉梅:昆儒,從你的興趣來看,你的課餘生活安排的非常充實,很棒!我想大家都想知道,你沒來當志工之前和現在的你有沒有不一樣呢?也就是說,你當了志工之後,生活有沒有起了一些變化?
昆儒:坦白說,我不覺得有甚麼差別,只覺得在生活中多了一件事情做而已。如果真的要作區別,那就是在我的生活中多了一件可以為別人服務的事情。

玉梅:昆儒,你知道嗎,以你現在的年紀就有這麼正向的觀念,而且還落實在日常生活中,真是不簡單。而志工的這些經驗,對你以後的生活一定會有很重要的影響,尤其是你在急診室的服務經驗。對了,你在急診室服務已經有幾個月了,可不可以請你告訴我們你在值班的工作內容?
昆儒:在急診室的主要工作,就是跟來看診的民眾有「近距離的接觸」。換句話說,我們的工作,可分為急診區內和區外二部份。在急診區內,我們大部份的工作就是陪伴他們照X光、超音波或/和電腦斷層。如果有須要去區外的話,我還會帶就診民眾去門診大樓二樓抽血站,甚至會到一些特殊的單位。簡單一點說,我們的工作就是將來急診就醫的民眾送去院內的各個檢查單位,再將急診就醫民眾帶回到急診室。

玉梅:昆儒,你的工作內容跟其他志工夥伴有不一樣嗎?
昆儒:工作內容並沒有不一樣,但請我們協助幫忙的護理人員就不一樣了。她們也許是考慮到我的年紀問題,所以在剛開始指派我工作時,就會猶疑了一下是不是要將這份工作給我去做。還好,這種情形很快就沒有了。可是,又出現了有一個更嚴重的問題,讓我有些尷尬。那就是,有些護理人員會將較重較需要體力的工作,如推病床的工作都會叫我去做,不管我手頭上有沒有工作。眼看著別的大哥閒著在旁,而我手頭上又正在忙著,這時卻要我去做一些體力活,真是叫我做也不是,不做也不是!還好,最後還是得到一位年長的志工大哥跟護理人員主動協調與溝通之後,這種尷尬的場面才慢慢得到了改善。由此可見,我們志工夥伴來這裡的出發點都是相同的,所以當我們碰到不好處理的問題時,我們急診組同仁都會鼎力襄助、互相支援,尤其是資深的志工更是會挺身而出。

玉梅:不知你有沒有甚麼話,想對線上的夥伴們說的?
昆儒:唔…我最多的就是感謝,特別是要感謝在我實習時給我很大幫忙的春花阿姨!還有,我也要趁這個機會,跟其他夥伴說一聲:謝謝!因為,由於得到大家的不吝賜教,才能讓我可以很快就對值班的工作得心應手。而且,最重要的,就是可以讓我很快溶入到這個大家庭,成為中榮的一份子。

玉梅:昆儒,在你工作了這麼長的一段時間,你覺得急診室的工作有沒有一些需要改善的地方?
昆儒:我覺得醫院之所以有這樣的安排,必定有他的理由。所以,我並沒有太多的想法。相反,我到了急診室工作之後,更加體會到醫護人員的辛苦,而她/他們的工作壓力真是非一般人能夠想像的。但在給與她/他們掌聲的同時,我也想提出一點點的小建議。希望她/他們能夠在專注工作的同時,也能多展露一些些笑容,這樣更能增進醫院與就診雙方的友善關係。

玉梅:昆儒,你身為中榮本年度最年輕的男志工,有沒有感覺到跟其他志工夥伴不太一樣?
昆儒:有,而且很明顯。坦白說,這樣有好處,但也有壞處。好處是, 大家都對我很好,也都很照顧我。而且,當我遇到比較不好處理的事情,她/他們就會很主動馬上走過來給與援手。至於壞處,就是因為我年輕而且沒有任何社會經驗,所以遇到需要作選擇時就無法欣然的下決定。還好,我每會遇到這種困冏的時候,總有資深的夥伴為我作出明快的決定。有了她/他們的背書,我就不會產生「會不會沒把事情做對」的恐懼了。

玉梅:昆儒,你有在其他地方當過志工嗎?
昆儒:我來中榮當志工,就是因為我本身是一個比較喜歡服務的人。所以,我在做興趣量表的時候,「與人相處」這一方面的評比分數我是蠻高的。我自己也覺得,打從國小開始我就比較熱衷於服務。坦白說,我確實有打算也可以到別的地方當志工,一方面可以接觸不同的領域,增廣見聞。另一方面,也可以透過不同的場合,讓我接觸到更多的人。

玉梅:昆儒,你不會離開我們吧?
昆儒:應該不會的,因為我才大學一年級,起碼大四畢業之前我都會在這裡服務…

 

這個話題實在是有點太嚴肅,也讓氣氛變的有點不太自然了。大家為
了紓援這個話題而開始聊一些開心的,甚至是讓人振奮精神的事情。最後,玉梅用一位母親對孩子叮嚀的語氣跟昆儒說:「日後不管你碰到甚麼問題,先不急想著離隊,一定要先找訓練員談談,我想他們一定可以為你排難分憂的…」。一個小時的訪談,就在充滿溫馨的談話中劃下了句點。

雖然訪談有一個小時,應該已經讓大家對我們的這位小夥伴有了初步的認識。請各位大哥哥大姊姊,下次碰見我們的這位小帥哥時,請用您們的熱情讓昆儒知道,他是我們這個大家庭中不可或缺的一員。因為有他這樣的新力軍加入,中榮志工這個團隊才更加有活力、更有希望!